《大唐双龙传》读后感-始于微末,直上九天

更新时间:2014-08-07 16:20    编辑:优秀范文网    手机版    字体:

煌煌六十三卷的《大唐双龙传》,也终有看完的一天。

关于主人翁是两兄弟的,前有金庸的《侠客行》,后有古龙的《绝代双骄》。以个人感觉来说,《绝代双骄》优于《侠客行》,而《大唐双龙传》则完全超越了《绝代双骄》。

不过黄易的《大唐双龙传》(下称《双龙》),其书名中“大唐”二字,又让人想起梁羽生的《大唐游侠传》。梁的书名和发生的故事确实是在大唐,诗仙李白都在酒楼上亮了亮相;而我们的黄先生的武侠故事,则是发生在隋末和唐初,吹毛求疵地说,故事与书名似乎不太吻合。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隋末的双虫成长为大唐的双龙。

魏晋南北朝时代的门阀制度,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民间寒门子弟根本没有机会晋身上层;左思《咏史》之“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则反映出民间优秀人才对门阀制度的不满。

到了隋朝,门阀依旧在。

隋炀帝骄奢淫逸,昏庸无道。三征高丽,三战三败;修行宫,开运河,征美女,致使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各地起义不断,史上有“十八路烟尘”之说(《隋唐演义》里有详细介绍);再加上外族虎视眈眈;隋朝一统天下之局面,又成四分五裂,强人割据。

大唐双龙之寇仲和徐子陵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崛起。始于微末,直上九天。

《双龙》前三卷,四大阀依次出场。

宇文阀的宇文化及向推山手石龙,索要《长生诀》不果,遂以冰玄功重创石龙;《长生诀》又被双龙无意中给偷到手,立时成为宇文阀的追杀对象;幸好得到天下三大宗师之一,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之大弟子罗刹女傅君婥的搭救,并传之奕剑大师之九玄大法;宋阀之银龙宋鲁船头仗义喝退宇文化及,宋师道钟情傅君婥;傅君婥舍命救双龙,并告诉杨公宝库藏于长安跃马桥;双龙天资过人,参破《长生诀》内的道家无上内功心法;巨鲲帮主云玉真安排双龙去偷东溟夫人的帐本,并传之以轻功鸟渡术,巨鲲帮的靠山是独孤阀,独孤策与云玉真有一腿;见义勇为地救下素素,又与李靖结为兄弟,李靖传之血战十式刀法;江淮军领袖兼黑道霸主杜伏威擒下双龙,逼问宝库下落,又认双龙为子;逃脱杜的魔掌后,又破坏了隋将秦叔宝围攻瓦岗军俏军师沈落雁的部队;水中闭气神功躲过沈落雁,却误上李阀的船,受李世民之托,盗东溟夫人之账本,李世民则借此机会逼父李渊起兵造反;无意中目睹李密设计暗袭大龙头翟让;……

《双龙》开局便气势不凡,引人入胜,不愧是大宗师手笔。

可以看得出,黄大师的生花妙笔对《双龙》倾注了很多心血,奇思妙想,前呼后应,时而金弋铁马,时而儿女情长,时而笑破肚皮;双龙的成长及喜怒哀乐完全融入到朝代兴衰权力交替之中,逐鹿中原,无数英雄竞折腰。巨著如滚滚长江东逝水,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本文无意于从头到尾概述全书,只是想先谈谈黄易之《双龙》与武侠小说四大家的关系。

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均是成名早于黄易的大家,且得公认。

《双龙》里或明或暗都能看到黄易对四大家的借鉴与青出于蓝。

先谈金庸的影响,《射雕英雄传》里有天地四绝,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每人都有一套独步天下的绝技;《双龙》里面则是三大宗师,散人宁道奇、奕剑大师傅采林、武尊毕玄;宁的散手八扑、傅的奕剑术、毕的烈阳神功;《射雕》里的郭靖最后成长为能与四绝抗衡的后起之秀;《双龙》里则是寇仲与徐子陵,尤其是寇仲,先后于三大宗师交手,又得实力与三大宗师平起平坐的宋阀之主天刀宋缺的指点,天下间只有徐子陵可与之抗衡。

《射雕》里的丐帮以布袋多少来区分辈份高低;《双龙》里的竹花帮则是以衣服上所饰竹子多少来决定,双龙刚出道时,虽归言老大管,却连半根竹子都不够资格。

鲁妙子的学究天人与黄药师又是何其相似。

至于《双龙》里寺庙里多情公子侯希白、影子刺客杨虚彦、四川胖贾安隆、阴癸派婠婠、西突厥国师云帅之女莲柔、徐子陵、石青璇、师妃暄各藏心机,抢夺邪王石之轩所著不死印卷的那一段,则脱胎自《射雕》里欧阳锋与郭靖和周伯通与裘千仞的暗室互博,《双龙》显然将之发扬光大,更胜一筹。这一段可算是《双龙》里最精彩的段落之一,多方高手云集,互相牵制,奇招迭出,狡计不断,各路人马直打得昏天黑地。

《双龙》后半部,唐皇李渊身边的贴身护驾高手韦公公,实乃阴癸派婠婠的师叔,阴后祝玉妍的师兄。呵呵,既是公公,又非要姓韦,难免让人想起《鹿鼎记》里韦小宝为韦公公那一段。当然也许是苦大联想太丰富了。

梁的小说里,邪派高手最厉害的武功之一就是天魔解体大法,可将已身功力数倍发挥,将敌人搏杀,但自己也得陪上一条命,不到万不得已,决不使用。《云海玉弓缘》里,女魔头厉胜男就是凭借此功力挫天山派老掌门唐晓澜;红烛昏罗帐,凤冠霞帔,娇羞万状,求得金世遗深情一吻后,即告香消玉殒,累得金大侠怅然若失,此情可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双龙》里面的天魔功也是有所借鉴,并将最后一招起了个玉石俱焚的花样名字。《双龙》里玉石俱焚就用过一次,阴后祝玉妍在龙泉火拼邪王石之轩,并借徐子陵和师妃暄牵制邪王,使出绝招,可惜用心不良,想一石三鸟,为阴癸派铲除三大障碍;结果被徐子陵最后识破,冒生命危险,救出师妃暄。徐付出也有回报,得与师仙子来个最亲密接触,并被师仙子拥之入怀,柔情蜜意,不可言表。

有人说古龙的小说是侦探小说,《楚留香》《陆小凤》则是其侦探武侠的代表作;《双龙》里,只有塞外追踪狼盗真相一段有点像,但情节铺设远不如古之吸引人。这里想说的是,人物的设计上,古龙小说里一点红、西门吹雪表面上都是冷冰冰高傲无比拒人与千里之外,但实际上却是面冷心热,最后与主人翁成生死之交。《双龙》里的跋锋寒就是有样学样,黄大师为寇仲和徐子陵量身打造的一个好朋友角色。除了以上两点外,还有个高手排行榜,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百晓生的兵器谱,小李飞刀排第三,天机老人天机排第一;在《双龙》里,则是奇功绝艺榜,如杜伏威的袖里乾坤,沈落雁的夺命簪。

最后再谈温瑞安,在其《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里,六分半堂堂主雷损的绝学,快慢九字诀法,“临兵斗者皆阵裂于前”,偕同各路高手在烟雨蒙蒙中与战神关七大战,挥洒的淋漓尽致,不时大喝真言,不时变幻手印,大有气吞山河之势。在《双龙》里,则是徐子陵得遇沙门护法真言大师传授九字真言,并活学活用,在击杀天君席应一战中,冒充换日大法,一举得手。

温氏武侠的一大贡献就是不提什么老掉牙的少林武当峨眉之类的门派,而是自创了很多门派,如大口店孙家,下三滥何家,太平门梁家,老字号温家,巧手班家等,令人耳目一新;《双龙》里面则是八帮十会,巨鲲帮、海沙帮、巴陵帮、彭梁会等。

四大家各有所长,各有突破,且成名于黄易之前,黄有所借鉴,于情于理,皆可理解;但黄易将战争、兵法、时局、古地理等大幅引入到武侠中,可谓一大创举;且前后出场人物之多,为武侠小说里罕见;更让人叫绝的是,不断温习双龙的成长史,这有点像美国剧《LOST》里大量运用闪回的手法,比如双龙时不时回忆当年在扬州城当小混混时,好心给他们包子吃的贞嫂,不时想起娘和他们在一起的温馨日子,不时想起成名战---击杀任少名一役,这样写的好处是,看到后面,不至于将前面给忘记了,写大人物,写主角,也不忘交代小角色的结局,比如美丽的贞嫂,书中提起几次,但都是有头无尾,线索常常断了线,然而最后出人意料的是,在隋灭后,成为宇文化及的贞妃,并双双在魏城殉情而死,让人唏嘘不已。

谈完四大家的影响,再谈这双龙的爱情运程。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美男,寇以豪迈取胜,徐则潇洒文静;说的直接点,寇仲就像《流星花园》里的道明寺,而徐就像是花则类。

寇仲对于异性,基本上来者不拒,先后和云玉真、董淑妮有鱼水之欢;暗恋李阀李世民之妹李秀宁,明追宋阀天刀宋缺之女宋玉致;又得天下名妓尚秀芳之青睐;还在大龙头翟让的园里和侍婢楚楚种下情素;对了,差点漏了,还有个暗恋少帅寇仲的龟兹国美女玲珑娇;此外,寇仲另一个化身莫神医虽然相貌奇丑,却也受沙家小姐沙芷青和独孤阀独孤凤的青睐,尤其是独孤凤对莫神医相当的欣赏。寇仲虽然来者不拒,但绝不处处留情,有时还处处压抑自己,尤其是在与宋阀有了婚约之后;寇仲为了爱情,也作出了极大的牺牲,以退出争天下的行动来证明自己不是野心家,娶致致不是政治交易而是真心相爱;对于,尚大家,则是按尚的提议,一夜春宵来解决尚的思慕之情;对于楚楚,寇仲则相当的用情,时时回忆成名之前,楚楚的掷雪球示爱,脖子上还挂着楚楚的项链,穿着楚楚缝制的棉袍,即使旧了破了也没有扔弃过,还因自己过得是刀头舐血的日子,而故意避楚楚不见,还好,一场苦恋终于迎来了美好结局,楚楚也终得玉致同意,得以共待一夫,少帅寇仲则享齐人之福。

相对于寇仲,喜欢徐少的,可都是顶级美女,而且还多是美女们采取主动。俏军师沈落雁,长发垂腰,确有沉鱼落雁之容,是第一个向我们徐少发起攻击的,嫁人前夕,还不忘约徐少出来,小桥流水,泛舟湖上,主动向徐子陵献上香吻,以解相思之苦;嫁人之后,还时时不忘关注徐子陵的安危;决战玄武门前夜,还来探望诈伤的徐子陵,连李世民都不得不退避三舍;还好沈落雁喜欢的是徐少,如果是寇仲,徐世绩这绿帽子可就大了;

容貌尤在沈之上的,还有婠婠、师妃暄、石青璇三大美女;婠婠和师妃暄都是正邪两派新一代最杰出的人物,婠婠是阴癸派阴后祝玉研之徒,天魔功练得出神入化;师妃暄则是慈航静斋梵清惠的传人,色空剑已练至心有灵犀的境界;婠婠甫一出场,便美得迷死人,杀人速度也快得吓死人;独霸山庄一战,杀得寇徐和山庄及飞马牧场的高手无还手之力,幸好有长生诀,不然双龙的传奇故事就此终结;婠婠一袭白衣,赤足翩翩,对陵少情有独钟,并大胆向陵少表白过,是这世上唯一让自己心动的男人;还曾给陵少留下“爱你恨你,一生一世”的纸条;也曾不止一次的色诱过陵少;也救过陵少数次,有点印象的是在四川栈道上联手打退尤鸟倦,被尤大骂他们是狗男女;还有一次是在陵少浴血杀出洛阳后,被杨虚彦乘机打成重伤,奄奄一息,幸好得多情公子侯希白相助,但追兵不断,逃至一小村庄后,婠大小姐正隐居于些,见陵少如此,也不禁心痛,不惜得罪本派和魔门前辈以及李阀齐王李元吉的人马,“谁想杀他,我就杀谁”掷地有声;天下一统后,贞观十年,绾绾还派明空给陵少送来了个果篮,自己则远远隐于风雪中,还是白衣赤足的美女形象;当然,婠美女毕竟是魔门妖女,要杀陵少时,也是不留情的,幸好陵少命大,数次不死,但却偏偏对婠婠无怀恨之念;

师妃暄初出场是以一个叫秦川的男子身份,四处考察和氏壁接班人的治国大计;师每次出场都有仙气缭绕之感,陵少心里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师妃暄,还因此暗吃侯希白的醋,因为侯希白曾陪师仙子三峡三日游,这可不是谁都有的艳福啊!师与陵少的感情应该是慢热型的,刚开始俩人还是敌对关系,为了追回和氏壁,陵少还受了点小伤;师时时不忘游说寇徐放弃争霸天下的想法,助李世民统一天下,解万民于水深火热的,却遭到寇徐的拒绝;但双方在对付阴癸派的立场上,却是惊人的一致,寇徐写大字报时,师仙子还在旁把风;陵少则是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掉到爱情陷阱里了,爱妃暄,可是又不敢出口,单相思折磨着陵少;还好到了龙泉之后,塞外的雄浑,让陵少的胆子也大了,主动提出一段纯粹的精神恋爱,师仙子也答应了;师仙子也主动坦诚喜欢陵少,如果不是师门的期望甚高,愿意放弃一切“常伴君侧”;陵少在龙泉的那一段恋爱,有个好的开头,可惜结尾却是师仙子不告而别;幸好,后来师仙子又出来了,在师尊梵清惠面前,和陵少扮得像小情侣一样,追问梵去岭南见宋缺的过程;陵少和妃暄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知道伊人近在眼前,却明白实在远在千里,无法结合;妃暄也明白此点,为了师门的嘱托,要想练至剑典剑心通明最高境界,就必须忘情,而陵少就是她的破绽,妃暄也爱陵少,却不得不把陵少推到石青璇的身边。

石青璇身世凄凉,以箫技名动天下。石的父亲是邪王石之轩,是邪派第一高手,结合花间派和补天阁武学典籍,自创出不死印法,在四大圣僧追杀下,屡次逃脱,纵是散人宁道奇也拿石之轩没办法,石还能写书治国,大隋王朝在其阴谋折腾下,二世而亡;石的弱点就是精神分裂,爱上了慈航静斋的碧秀心,碧是那一代的最优秀传人,碧以一已之牺牲,拴住石之轩,以免这个不世奇才又出去祸害人间。结果碧秀心被精神分裂邪恶一面的石之轩以不死印卷害死。青璇其实对正邪两派武功都有心得,在碧秀心死后,青璇就成了轩哥的弱点。轩哥一想到女儿青璇,就下不了杀手,恢复到善良的一面,陵少也因此而数次逃过大劫,老被寇仲取笑说岳丈舍不得娇婿之类;青璇初次出场是在洛阳,大儒王通、武林老前辈欧阳希夷、还有王世充都在场,跋锋寒也是在那里第一次出场,一战成名,且把气氛搞得剑拔弩张,双龙其时缩在一角也想一睹青璇芳容,结果箫音突起,化解戾气,一曲至终,但闻箫声悠悠,却不见芳踪,跋追出去,也只瞧得远去美丽背影;陵少正式和石美人相遇应该是在成都深山里,误打误中,以岳山之身份助青璇收拾邪帝向玉田的四大恶徒;成都灯会,一睹青璇真容;其后又以岳山身份收拾天君席应,算是帮了石美女和师美女的忙,且因石美女说要独自终老幽谷,陵少感觉自己被拒绝了,薄面扫地,杀席应后,忿然不辞而别;这里有个小插曲,事后,师怪子陵不辞而别,没有和石打招呼,陵少心中大呼冤枉,心想人家要独自终老,我怎好缠着人家,师又说自己去和石道别时,石见师一人前来,知道陵少没有和师一起走,面色忽地一喜,师把自己的观察一五一十地告诉陵少,暗示石大美女已对陵少芳心暗许;轩哥倒是三番五次暗示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看上陵少了,但陵少极力否认,反被邪王笑话太傻,不懂女儿心;青璇口里的“呆子”陵少终于和青璇在玄武门之战期间,定下终身。

喜欢陵少的,还有飞马牧场的美人儿场主商秀洵。双龙曾在牧场做厨子,也曾在牧场学得鲁妙子的绝学如机关、星相之类,又助牧场打退四大寇,并成功援助独霸山庄,死守竟陵十天,大破杜伏威的江淮军;寇仲争天下之路也由竟陵正式开始;在退四大寇一役中,陵少化身疤面怪客与美人儿场主背靠背臀对臀大败敌军;其后阴差阳错,俩人天各一方,反而宋师道和商大小姐凑成了一对;

还有个东溟公主单婉晶,长腿美女,脾气特大,曾在船头剑刺陵少,又时不时找陵少麻烦,幸好早有婚约在身,不然陵少可就有得烦了。

双龙都非常有女人缘,也能及时发现真爱,把握时机,最后和心爱的人结合。

《双龙》里的一些火拼,都非常精彩,如双龙成名战,击杀任少名一役;李密以地煞拳重伤王世充;徐子陵扮的岳山大破天君席应的紫气天罗;寇仲井中八法毙伏难陀的天竺神功;宋缺和宁道奇的一战,不但斗武,更比文;还有石之轩杀大明尊教的势如破竹;宋缺杀崔士秀众人的表演秀,连寇仲都暗呼厉害;影子刺客在沈落雁处重伤陵少;跋锋寒败铁勒人曲傲;数不胜数,大呼过瘾!和所有的武侠小说一样,主人翁都是在不断的打打杀杀中,成长为武林宗师,双龙后来也不例外,后来江湖传闻,如果双龙联手,三大宗师都要靠边站。

最后要谈的就是双龙的影帝天赋。这两小子,在扬州当混混时就会装傻骗言老大了,悄悄攒了点私房钱,在飞马牧场当厨子就只是热身,真正精彩的是寇仲为盗杨公宝库而扮作莫一心神医,而陵少扮演的霸刀岳山也非常出彩,最搞笑的是两人携手以太行双杰的身份陪李渊和李元吉打马球,并为大唐争了口气,大败波斯人。

寇仲将长生诀的治病神效结合针灸,创出什么金针大法和一指头禅,对外声称练的是混元一气童子功,把莫一心一步一步推向神医宝座。先是以长生诀真气治好沙老爷的病,又随沙家成功混入长安,满长安都在留意寇仲和徐子陵,却不知俩人均已神不知鬼不觉来到长安,尤其是寇仲,还被沙家举荐给李渊贵妃张婕好娘娘治好了焚经毒散,其实莫神医连中药名称都写不出来,若不关键时刻有雷九指帮忙,神医可就要出洋相了;又成功把独孤家尤老婆子多年的哮喘都治好了,连寇仲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莫神医还和韦正兴这个正牌国手围桌论医,虽然心头直打鼓,但还是硬撑下去了,还占了上风;莫神医在长安的这段经历,着实积累了人脉,为寇仲日后助李世民扳倒李建成和李元吉起了大作用;莫神医虽然奇丑,但独孤凤显然对莫治好尤婆子的病而感激不已,更是不自觉的爱上了莫神医;婠婠也还在莫神医的床上海棠春睡过,仲少欲一快已意时,婠婠又飘身而去,并调笑仲少说,“你练的不是童子功吗?奴家怎么忍心破你的童身呢”,急的仲少直挠头,气呼呼地倒在床上。

陵少的霸刀岳山,先是骗过了安隆和尤鸟倦,在他们的押阵下,以假换日大法干掉了席应,席应虽然最后发现不是真的岳山,但已经没机会说出真相了;再就是岳山入长安前在一个小饭馆遭李元吉的高手们围攻,混乱中躲在桌下,众高手当然认为岳山这种级别和辈份的高手是不会躲在桌子下,还以为逃出去了,也一众冲出去了,我们的陵少则得意洋洋从桌下出来,大摇大摆走了,走前还拿了个馒头;再就是岳山入长安,直捣南海派晁公错的老巢,一脚破门而入,这可不是陵少的风格,但绝对是岳山一代刀霸的风格,哪知晁不在,于是又到跃马桥上,向正在酒楼聚餐的晁老头挑战,让不老仙翁滚下来,然后俩人桥上大战,晁公被打得不得不往河里跳,岳山生前的不可一世,霸气十足,被陵少演活了,把寇仲都给吓着了;李渊贵为皇上也还要在雪中听岳山训话,并唯唯诺诺,天下间恐怕只有陵少有这个本事能让皇帝这么听话;

二人扮的太行双杰,打马球一战,可真是相当的精彩。两人从未打过马球,却因为真的太行双杰是马球高手,而不得不应李渊之邀,入宫献技。两人虽是见惯大场面,但也心头猛跳,赛场上坐满了王公大臣一时名流,双龙生怕等会上场出丑,恨不得躲得有多远是多远,甚至拉肚子退场的念头都有过,其心理与常人无异;幸好俩人在比赛前先熟悉了鞠杖,又看了李阀队和波斯队,四人对四人的打了三盘,结果是二负一胜,要不是波斯人礼让,第一局,李渊们肯定是全输了;这三盘紧张的气势,连赛场外的双龙感觉喘不过气来,也为大唐的输球,觉得不忿;这一段不但写球场上的紧张,场外的贵妃啦啦队也很疯狂,活生生是世界杯的翻版;双龙为即将到来的第二局的三盘发愁不已,波斯队的表现,让双龙很是担心待会的上场受辱;但双龙毕竟不同于常人,有着非凡的领悟力和观察力,且实战能力极强,虽是马球初哥,但真到上场,凭借人马合一的秘诀,很快就上手了,还师夷长技以制夷,最后配合李渊和李元吉大败波斯队,为国人争回面子,李渊龙颜大悦,齐王也对他们另眼相看。双龙真的是天才,学什么精什么,厨子、医生、马球无不是在极短时间内,得窥上乘。

隋末乱世,寇仲和徐子陵的机缘巧合,真令人叹为观止。书中刚开始,两人还是扬州的小混混,书末,已成为新一代的武林宗师,同时也是动辄影响天下局势的大人物。看完全书,苦大也得以放松了一段时间。放松之后,也要继续面对现实生活。呵呵,有时候,武侠小说完全可以取代酒水,沉醉而不头痛。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