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尔扎克-幻灭-读后感

更新时间:2014-08-12 15:20    编辑:优秀范文网    手机版    字体:

当激情与现实碰撞,原本善良的人性就会慢慢地发生改变,坚定的信仰也会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彷徨。

 

于是,奋斗成了功利的附庸,成功沦为金钱的奴隶……然而究竟是社会的责任还是个人的过错?作为我们处于个人奋斗的青年一代又将何去何从?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坐标?而我从吕西安作为在资本主义经济冲击下的一代年轻人的人性沦丧的悲剧中寻求启示。

 

《幻灭》作为巴尔扎克作品中居首位的著作”,集中了作者主要的生活经历和深切的思想感受.而正是这种对金钱刻骨铭心的恨及对金钱的那种不离不弃的渴望, 使巴尔扎克对这个社会看得不能再透了,但他只能按现实主义的原则描绘出一幅又一幅风景画.吕西安作为这出独幕剧的主角, 则肩负了巴尔扎克对金钱的斥责及对青年人命运出路探索的使命.

 

一从社会意义上来讲

 

1789年,惊天地,泣鬼神的法国大革命,使一切都变了样,拿破仑在一七九三年是革命党,一八四年戴上铁铸的皇冠。一七九二年时高呼不平等毋宁死的健将,从一八六年起制造一个新兴的贵族阶级,后来路易十八也承认了。如今高高在上,住在圣日耳曼区的贵族,在国外的行事更要不得:有的放高利贷,有的做买卖,有的做小肉饼,有的做厨子,做农夫,做牧羊人。总之,一切都翻了身,一切又都刚刚开始:箍桶匠成了索漠城里的超级首富(《欧也妮葛郎台》);面条商摇身一变穿金带银(《高老头》);就连一个大熊也拥有了自己的葡萄酒园(《幻灭》)。巴尔扎克不无嘲讽地写道:拿破仑的榜样,使多少平凡的人狂妄自大,成为十九世纪的致命伤。吕西安的悲剧命运和悲剧性格正是对那段历史的真实写照。

 

吕西安是1815-1830年前后青年人的典型.巴尔扎克以深邃的历史眼光和敏锐的社会洞察力关注着这个时代青年的遭遇和命运,深刻而又令人信服地使人明白青年们如何由个人奋斗纷纷走向失败的前因后果,富有启示性地告诉人们,青年的命运是与社会的命运紧密相联,不可分割的"在那革命与复辟的艰难日子里,贵族阶级的复辟并不能维持他们的原有地位,资产阶级的地位也尚未牢不可破"

 

1815-1830年的法国社会纷乱如麻,千头万绪,青年们迷失方向实在是正常又正常,拿破仑的成功,标志着等级制度与血统门第观念的破产,这就使一般身份的青年信心和勇气倍增,也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展示自己的才华而获得成功。但是,波旁王朝复辟,封建等级制度重新堵塞了中小资产阶级青年飞黄腾达的奋进之路,可怕的门第血统之墙又重新横在他们要出人头地的梦想面前,他们躁动不安!焦虑万分。巴尔扎克将处于这个时代旋涡中的青年深刻地挖掘出来,让他们在巴黎这个角斗场上,在毒气熏天的塞纳河两岸尽情地表演,在灵魂的躁动与不安中演出一幕幕迷惘与堕落的悲剧巴黎确实是一个角斗场,在这里,不管你愿意与否,人人都像在马戏班或学校里一样受锻炼,在目的物与竞争者之间,一切都不复存在,参加赛跑的人只听到竞争者的鼻息在脑后哧哧作响,在意志的奋发中,人人必须加快脚步,甚至别无选择吕西安在紧张激烈的赛跑中气喘吁吁.吕西安的奋进与抗争!堕落与失败!幻灭与悲哀,整整代表了当时一代青年的荣辱得失!兴衰际遇。

 

吕西安社会导致了吕西安的不择手段,而他最初在本质上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良心的朋友,良心这根棍子,我们用来专打别人,不打自己的。哎啊!你闹什么别扭啊?我等上两年的奇迹,你运气好,一天之中就碰上了,倒讲起手段来了!我只道你是聪明人,在这个社会里准会象闯江湖的知识分子一样,思想很洒脱;谁知你牵出良心问题,仿佛修女埋怨自己吃鸡子的时候动了贪欲……”“巴黎社会就是骗子和傻子的集团,在这个社会里,你越没有心肝,就越升得快,你毫不留情地打击人家,人家就怕你巴黎社会就象瓶子里的蜘蛛一样,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巴黎人打天下不是靠天才的光芒就是靠腐败的本领,在这个人堆里,不象炮弹一样打进去,就得像瘟疫一般钻进去,清白老实一无用处。

 

同时,吕西安拥有英俊的外表与令人羡慕的才华,不仅使他得到了特·巴日东太太的赏识,而且也得到了他们所要投靠的那个阶级的赏识,这种赏识催化了吕西安的堕落,沉沦。巴尔扎克用近乎于自然主义的实录,细致地描绘出,吕西安的仪表:“希腊式的额角和鼻子,女性一般的皮肤白得柔和,多情的眼睛蓝得发黑,眼白的鲜嫩不亚于儿童;秀丽的眼睛上面,眉毛仿佛是出于中国画家的毛笔;栗色的睫毛很长,短短的下巴额高贵无比,往上翘起的角度十分自然,一口整齐的牙齿衬托出粉红的嘴唇,笑容像凄凉的天使。

 

巴尔扎克之所以将吕西安描写成美男子,是与他对现实的洞察分不开的。当时社会腐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贵族妇女的荒淫无耻和资产阶级妇女的堕落放荡青年男子漂亮的外貌,往往是那些百无聊赖的贵妇们渔猎的目标,而对那些有野心的青年来说,贵妇人的青睐无疑成了他们野心进一步膨胀的催化剂。吕西安若没有巴日东太太垂爱,对他的盲目的爱与崇拜,进一步的刺激了他的野心,放大了他的梦想,他就不会来到巴黎。正如托尔斯泰所指出的那样,上流社会轻佻而又淫荡的妇女装模作样,放纵自己这种可爱而又可怕的情欲,寻欢作乐。这对青年们来说无异于一剂毒药,青年的堕落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贵妇们的催化。她们像一群蛀虫一样腐蚀着青年的肌体,同时也侵吞着青年的灵魂,她们在本质上比妓女更肮脏。因为像妓女柯拉莉那样还至少保留着一份人间的至情我或者是一个不要脸的小淫妇儿,心血来潮看中了他,或者是个可怜虫,破题儿第一遭动了真情,那是个个女人追求的。不管我是哪一等人,反正咱们得一刀两断,要不然你甭想管我……”对吕西安的爱,她甚至愿意去死。从某种意义来讲, 柯拉莉是高尚的。而那些贵妇们不但在淫荡中葬送了自己的灵魂,而且可耻!可悲而又可怜。

 

正如托尔斯泰所说:茫茫然的青年们怀着欣喜与激动,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着,由于他们的躁动与不安,他们敢于投身于时代洪流的旋涡中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也由于那个时代的畸形和不健康,他们在航行中失去舵手而触礁沉没也是在情理之中。然而正是这情理之中遮住了吕西安人格沦丧的原因.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