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围城——方鸿渐形象分析

更新时间:2014-07-04 08:59    编辑:优秀范文网    手机版    字体:

走进围城——方鸿渐形象分析

摘要:小说《围城》中方鸿渐作为知识分子,在世俗社会圈子中,为恋情、家庭、事业等诸多最平凡的生活包围,找不到人生的出路,成了与世无争、于世无补的现代“多余人”。而从其家世、学历及人生际遇等方面考察悲剧性格和命运的成因,我们更可以发现方鸿渐形象所蕴涵的中国传统文化之士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内涵。本文从方鸿渐的求学路、他与四位小姐的失败的恋情以及他的一无所成的事业等方面展示了他的悲剧,并阐释了其悲剧的原因,表明了传统观念在现代浮躁的中西文化冲击下,已被逼入了危险的处境。
关键词:《围城》;方鸿渐;多余人;悲剧性格;传统文化

在《围城》塑造的知识分子中,主人公方鸿渐是最富于真实感、最富于内涵、也最有艺术魅力的人物形象。正是在方鸿渐的形象塑造中,钱钟书先生显示了对人和人的生活的独特而深刻的理解和发现,也展示了作为现实主义小说大师的巨大的艺术才华。并且通过这一形象地塑造,为读者展示了造成方鸿渐这类人物的悲剧命运的社会环境,从而引起我们的深深地思考。
一、方鸿渐的求学路
作者笔下的方鸿渐出生于一个特定的复杂环境中,父亲是前清时期的举人,他尊重传统、维护儒家礼教,在这样一个典型的封建文化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方鸿渐具有浓重的封建性格特征, “旧”的色彩也鲜明体现。方鸿渐在读中学时,父亲就做主与上海“点金”银行周经理的女儿定了亲。但周小姐后来不幸病故,为了怀念女儿和一时兴起,周经理出钱资助方鸿渐去欧洲留学,这意外的运气让方鸿渐不胜感激。他聪明,兴趣广泛,然而学无专长,在哪门学问上也没有下过真功夫。留学的四年中他换了三所大学,但都无所得。自尊心很强但又过于敏感,容易受到伤害,骨子里还是比较真诚善良的,然而有时玩世不恭,耍小聪明,撒点小谎,有时甚至为了维护所谓的心理平衡而自欺欺人。看人看事很有眼力,对愚蠢和虚伪很有洞察力,谈话机智幽默,但意志荏弱,优柔寡断。生活中他是一个低能儿,缺乏处世能力,很容易被人左右,特别是遇上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事,只是感情用事,进退两难时,往往顾此失彼。除了意外碰到的运气,几乎没有一件是处理好的。他对文凭分明看得很透,然而为了敷衍未过门的岳丈,又耍小聪明,半买半骗得弄到一张假博士文凭,但买假文凭是方鸿渐心理上一直未能卸下的一个包袱,作假是为了骗人,而骗人是不道德的行为。方鸿渐能干出这种事,说明他的道德意识很淡薄。
然而淡薄尽管淡薄,却还没有到完全泯灭的程度,所以在采取行动前,他又自宽自解:“柏拉图《理想国》里就说士兵对敌人,医生对病人,官吏对民众都应该哄骗。圣如孔子,还假装生病,哄走了儒悲。孟子甚至对齐宣王也撒谎装病。父亲和丈人希望自己是个博士,做儿子、女婿的人好意思叫他们失望么?买张文凭去哄他们,好比前清时代花钱捐个官,或英国殖民地商人向帝国府报效几万镑换个爵士头衔,光耀门楣,也是孝子贤婿应有的承欢养志。”所以,“撒谎欺骗有时并非不道德。”(钱钟书•《围城》)他并且给自己限定了欺骗的范围:“反正自己将来找事时离不开这个履历。”道德意识的淡薄削弱了他向善的意志,而未能泯灭的道德意识又抑制了他向恶的勇气。可是,当假博士头衔被岳丈登在报上,他又狼狈不堪,不得不当作一个笑话,向朋友解释真相。
小说从此开始对方鸿渐空虚无聊的人生展开了细致的刻画。 然而他毕竟生活在“五四”后思想文化大变革的二三十年代。又在欧洲留学四年,接受了许多西方文化的影响,在他的性格中又注入了一些现代精神,“新”的成分也占有一定的比例。
在这种“新”与“旧”的撞击中,方鸿渐既有对封建文化的绝望,同时又有较深的留恋与继承;既有对西方文化的鄙夷,同时又有一些欣赏和接纳。方鸿渐的典型性格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形成的。
二、无果而终的爱情
懦弱、优柔寡断、得过且过是方鸿渐性格的一个重要方面。而在感情生活中他开始则荒唐孟浪,继而灰心凑合,最后则都以无奈告终。
中学时就由父亲做主给他定下的周家的亲事,等到上大学时,看到男女同学的风情后,他很是眼热,终于鼓起勇气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谎称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恐怕耽误周小姐的终身,请老大人解除先前的婚约,结果遭到父亲的严厉训斥,并威胁说:如不改变主意就停止寄款,令其休学回家与弟弟明年一起完婚。吓得方鸿渐连忙写信求饶,从此不敢妄想。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方鸿渐接受了某些新思想的影响,渴望婚恋自由,对封建包办婚姻不满。但终因其思想的脆弱,性格的虚浮,导致这一可贵的抗争的行动像流星一样划过,未留下痕迹,充分显露了他个性的懦弱。
在留学结束乘船归国途中,方鸿渐与一位来自香港的鲍小姐发生了一段感情际遇。鲍小姐的随便放荡和赤裸裸的欲望,让我们一看便知。但方鸿渐却逢场作戏,与鲍小姐一拍即合,在一起鬼混了数日。其荒唐、孟浪到了可笑可鄙的地步,从中不难看出他骨子里潜伏着的封建纨绔子弟的习性。但好景不长,鲍小姐对方鸿渐的感情,只是旅途寂寞的一种解脱,随着香港的迫近,他的第二次爱情生活夭折了。
鲍小姐使他失去了爱情,使他有些心灰意冷,而同船的女博士苏文纨对他的爱情却使他堕入了痛苦的深渊。刚刚失去鲍小姐的方鸿渐面对苏文纨的爱抚、暗示、献媚显得十分的迟钝和冷漠。也许是前车之鉴他对苏文纨的态度十分谨慎,因为他对苏文纨有的只是敬畏,而没有丝毫的爱的兴趣和情趣,所以,他千方百计地回避、疏远她。回到上海之后,苏文纨的主动和热烈渐渐溶化了方鸿渐那颗冰冷的心。但是,与唐晓芙的相遇,使方鸿渐的感情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唐晓芙“端正的圆脸、两个浅酒窝”使他神魂颠倒,魂牵梦萦,他再次坠入了情网。而这种举动使得苏文纨十分伤心、愤怒,她像幽灵一样缠着方鸿渐,并想方设法地阻挠他们相爱,四处散步方鸿渐的谣言,使方鸿渐的爱情希望破灭。在这一场斗争中,方鸿渐一方面要应付苏文纨的纠缠,争取唐晓芙的欢心,提防赵辛楣的嫉妒。另一方面他又在苏文纨的卑劣手段下,显得软弱无力,他在这样一个四面包围的城堡中挣扎,疲惫不堪,最终,爱他的人嫁了,他爱的人又离他而去,方鸿渐无可奈何地结束了他第三次爱情生活。
这三次爱情经历使方鸿渐尝到了人生的艰辛。他成了一个弃儿,成为一个谁也无法得到的孤家寡人,他就像城外人想冲进城去却始终无法成功而徘徊于爱情的边缘,追求的都是毫无结果的爱情。
而方鸿渐与孙柔嘉从恋爱到结婚,他的态度是随随便便,既无激情,又少责任。孙柔嘉充其量只不过是他事业上遭受挫折,情绪陷于低潮时一种无可奈何,聊以慰籍痛苦的结合。而在他们匆匆结婚后,这种缺少爱情的婚姻所带来的感情危机就初见端倪了。孙柔嘉是在方鸿渐落难时与他订婚的,在她的意识中,她嫁给方鸿渐是强者对弱者的一种赐予,因而就有一种居高临下之感,加上知识女性具有的天生的高傲与虚荣,决定了她在一开始就要自主,而且要将方鸿渐控制在自己手心下的欲望。当方鸿渐意外地在香港遇见苏文纨时,孙柔嘉的刻薄讥讽,当她回到上海未能按时回到方家,又未能按照礼节向舅姑磕头,使得方鸿渐遭到父母的责骂时,方鸿渐对孙柔嘉的反感甚至厌恶之情悄悄地埋在心中,一旦双方家长介入,孙柔嘉姑母的干预,他们这种原本并不牢固的婚姻就出现了危机,从此,双方开始了无休止的吵闹生活。为了孝道,方鸿渐感情倾向于父母;为了报恩,也为了自己的工作,孙柔嘉的天平倾向姑母。双方常常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喋喋不休,吵闹不止,感情的裂痕愈发加深。在父母面前,方鸿渐常常因孙柔嘉的不明事理而受到训斥;在孙柔嘉面前,方鸿渐因父母的古板、弟媳的纠缠而受到奚落;在姑母面前,方鸿渐又因薪俸不高,无力承担家庭义务而被轻视;甚至,在仆人面前,方鸿渐也没有享受到一个主人应该享受到的尊重。在这样的家庭关系中,在夫妻不和、父子不睦的气氛中,方鸿渐生活得十分艰辛,然而却又难以自拔;勉强过下去,他实在难以忍受;双方分手,他又没有勇气。他终于感到了最后的绝望、贫乏,他唯一解脱的办法只能是离家出走,但有一点,家庭中痛苦的阴影将始终无法从他心头上抹去。
作者通过方鸿渐在家庭生活中所经受的种种困扰,深刻地揭示了围城中人的深刻内涵,从这一侧面展示了人物悲剧的典型意义。
三、事业上的“多余人”
方鸿渐在事业上随波逐流,既无理想也无目标,浑浑噩噩,百无聊赖,混将下去。
他在北平上大学时,学不了土木工程,先后从社会系转至中文系,临近毕业,他靠死去的未婚妻的嫁资出国留学。“四年中,他换了三所大学:伦敦、巴黎、柏林,随便听几门功课,兴趣颇广,心得全无,生活尤其懒散。”(钱钟书•《围城》)为了讨得岳父和父亲的欢心,他违心地花了三十美金买到了美国克莱登法商专门学校的博士头衔。回国后,自知学疏才浅,文凭虚假,一些了解底细的人又明讽暗刺,因而使他常常产生一种自卑感。在爱情陷于困境时,他接受了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的邀请,与在情场上遭到同样失败的赵辛楣以及孙柔嘉、李梅亭诸人踏上了前往湘西的艰难多险的旅途。然而,刚到三闾大学,方鸿渐就遭到迎头一击,校长以他未能在履历表上填上博士为由,只同意聘他为副教授,所教课程也只是文法学院一年级无人肯教的伦理课。对于校长的虚伪、欺骗、威胁、利诱,初涉社会的方鸿渐表现出相当程度的忍让和迟钝,他不但不恨,反而对校长感激涕零,自己觉得只是一个被人收留的无处可去的弃儿。他心中充满羞愧,而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又不舍辞去,于是接受了校长的安排,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而学生们瞧不起这门课,对教这门课的方鸿渐也是心存轻视,课上同学们常常是窃窃私笑,在这种氛围中,方鸿渐的自卑感愈发强烈,他不明白自己教书为什么这样不出色,经过思考,他将这一切都归结于自己毫无生活经验,教的科目又不是自己本愿,于是他在这种自我慰籍中又重新恢复了自信和自尊。正当他鼓起勇气,准备好好干一番事业时,方鸿渐却在不知不觉中卷进了学校派系之间的斗争,使他焦头烂额,直到丢了饭碗。他与孙柔嘉结婚后回到上海,在赵辛楣的推荐下,他来到华美新闻社工作。但是时间不长,华美新闻社因刊登字词激烈的文章而得罪了当局,王总编出于正义而辞职,方鸿渐也因同情王总编而离开报社,他的事业终于告一段落。前景如何,无法预料。
方鸿渐在事业上处处碰壁,一无所成;在点金银行,在三闾大学,在华美新闻社,他都未能体现自己应有的价值,成了一个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人物,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多余人。造成这一切的,除了他本身的不学无术,徒有虚名外,没有安定的社会环境,同行之间的排挤,使他无心于事业而疲于应付也是形成他悲剧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个悲剧是方鸿渐个人所不能避免的。而方鸿渐的“多余人”的特质,在那样一个黑暗的社会里,“全无用处”是对这个社会多余人的恰如其分的评语。
四、方鸿渐悲剧产生的原因
方鸿渐的性格中不仅蕴涵着丰富的人性内蕴,而且表现了复杂的社会内蕴和文化内蕴。方鸿渐所处的那一部分现代中国社会,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最直接的成果。它是中国社会的一部分,它的文化现实呈现出复杂的状态,它和传统封建文化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方鸿渐生活在封建文化势力强大的方家,他独身的时候,还可以和传统家族的成员各行其是,等他和孙柔嘉结婚后,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成了难以调和的冲突。三闾大学是高等学府,却散发着官场的腐败气息。这一切,都给这部分社会罩上了巨大的危机的阴影。在这样的社会里,在欧洲完成了自由主义教育的方鸿渐,抱着自由主义的文化理解,自然是处处格格不入,处处碰壁,成为这部分社会的“全然无用”的人。这突出了方鸿渐的性格,也揭示了这个社会错综复杂的文化现实。
方鸿渐悲剧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鸿渐自身方面的因素
方鸿渐性格中的最大的特点是“面对现代社会残酷的生存竞争和严重的精神危机而缺乏与之对抗所应有的理性、信仰、热情和力量。常常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发自本性的怯懦、迷惘和盲动性。”(解志熙•《病态文明的病态产儿——论‘围城’人方鸿渐》)
方鸿渐从没有为自己正当的人生追求而据理力争,更没有把追求付之以行动。恋爱、职业、婚姻这些曾给方鸿渐这个凡夫俗子产生过无数热切希望的东西,最后无一例外地离他而去。在把握幸福的关键时刻,他不是积极主动地去争取解释,却把本存希望的爱情轻率地结束,这些都源于他本性的怯懦。对于内心的痛苦,他从不敢直接面对,而是一味的回避。“心像和心里的痛在赛跑,要跑的快,不让这痛赶上,胡扯些不相干的话,仿佛抛掷些障碍物,能暂时拦阻这痛的追赶。”正像那句法国谚语:婚姻是一座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由于方鸿渐自身的懦弱,他无法解决来自事业、家庭的阻力和困扰,最后不得不狼狈地退出“围城”继续自己的“逃亡”生活。
而面对虚伪丑恶、荒唐无聊的现实世界,面对新旧文化的尖锐冲突,面对各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委曲求全,妥协退让,自身的软弱无力和缺乏行动,客观上只能助长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方鸿渐在这种中西文化冲突中始终无法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人生坐标,使其形成复杂而矛盾的性格特征,抑制自己的思想和言行处于无所适从的境地。他只有一条路,除了退却,就是逃亡,在这种矛盾和痛苦中徘徊、迟疑、苦闷、挣扎,从而决定了他悲剧的一生。
在这种文化的冲突中方鸿渐找不到可以安身立命的归宿时,只能在自我的异化、灵魂的扭曲中痛苦而麻木的挣扎,甚至沉沦。所以,作为现代中国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方鸿渐既没有足够的能力拯救自己于困境,又没有足够的勇气逃遁世俗,逍遥世外。在嘲笑别人的时候,也无法取得自信,他虽极想超脱社会,超脱自身对世俗的需求,而最终没能免俗,是一个既有追求又安于现状,既要超脱又不得不随俗的具有多重性格的矛盾人物。因而他只能在“围城”中奔突挣扎。
(二)方鸿渐悲剧的社会原因
现实世界的虚伪丑恶、荒唐无聊是导致其悲剧的重要原因。
方鸿渐生存的年代,是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时代,封建主义与资本主义、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侵略与反抗、新与旧、土与洋、内乱与外患……中国被卷在了时代的漩涡里,方鸿渐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复杂背景下的现实世界中。无论是在封建方翁的大家庭中,上海大都市方鸿渐挂名岳父的商人银行里;还是在书香门第、大家闺秀苏文纨的客厅以及高级知识分子云集的三闾大学校园内,到处都充斥着这种无聊、虚伪和自私。这样的现实环境使得每一个想超脱食宿,寻求自我整体价值的人都不可避免地陷入无可奈何的困境,何况是一个怯懦的方鸿渐!
《围城》在每一个悲喜交织的生活场景中,都表现了一种人与他人,人与世界关系的紧张和不和谐状态:相互之间“好像一只只刺猬,只好保持彼此间的距离,要亲密团结,不是你刺痛我肉,就是我擦破你的皮。”方鸿渐正是经历了这种种挫折和失败之后,不无麻木的进入婚姻围城。敢蔑视一切庸俗的方鸿渐已经死掉。人生就是如此残酷,人类自身就是如此软弱。
方鸿渐在作品中并不是坏人,而是被动的人。敏感、懦弱、遇事彷徨、患得患失的方鸿渐虽然总是不断地去寻找、去探索某一个模糊的人生目标和精神支柱,但他在每一个“围城”中经历了一段人事后,都以“失败者”的身份“出逃”到另一个“围城”中去,这一次次的逃避寻找,只让他愈来愈失望,愈来愈矛盾、迷茫,不断感到他人生价值的“贬值”和世界对他的疏远,每离开一个“旧”的环境,都是一个“旧”的方鸿渐的“死亡”。无奈的换了几个环境后,方鸿渐的生活热情降低了,精神不断“萎缩”,终于麻木、迟钝,死了一样,只有长睡不醒。外部环境推波助澜的摧残,加剧了传统知识分子的消亡,中国传统文化也宣告了结束。
参考文献:
〔1〕金宏宇•中国现代长篇小说名著版本校评•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
〔2〕张先飞•形而上的困惑与追问•河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
〔3〕周献•方鸿渐的“围城”命运详解•西昌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
〔4〕翟学伟• 《围城》中的知识分子与知识分子的“围城” •南京大学学报•1996年

猜你感兴趣